-“好的,我忙完手裡的活兒,親自去談。”

薑鹽看出了員工臉上的為難,寬慰地笑了笑。

她自從來公司以後,接手的單子都比較棘手,早就習慣了,至於這一次估計也不是什麼好對付的合作項目吧……

等到正式會麵的時候,薑鹽才知道棘手的點在哪。

“多餘的話我就不多講了,能和我們柯氏集團合作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如果這一次合作愉快,下一次的項目一定少不了貴公司的份……”

被派來洽談合作的是柯氏集團的談判手,上來就開始畫餅,想要吞併合同利益的大頭。

薑鹽一眼就看穿了對方的小心思,拿不一定存在的下一次機會來壓低這一次合作的利益點,這算盤打得簡直不要太響亮。

“貴公司也是數一數二金字塔的存在了,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貿然改口,怕是有損貴公司的信譽吧?”

薑鹽是聲音冷淡,指尖隨意地翻閱了一下談判手帶來的合同。

合作吃回扣,在行業並不少見,但是吃到自己頭上,她可是被人隨意拿捏的軟柿子。

“我看項目的負責人是梅琴,不巧之前和梅姐有過接觸,要不我打電話問問這是誰的意思?”

薑鹽這話就是詐一詐談判手,梅琴這號人的存在她知道,但碰見得比較少,隻聽說是個女強人的類型,和雲蘇舒很不對付。

“你彆以為搬出梅琴我就會怕,我身後……既然你拒絕,那我們今天的談話就可以停止了,合作的事情改日再議。”

談判手的臉色卡頓了一下,很快又重新擺起了架子。

雖然自己多要了一些利益點,但要是追究起來,可以說成是為了公司的利益出發。

表麵看似主動離職,但實際上薑鹽是被逐出公司的吧?自己作為公司員工替公司小小的出口氣也是理所當然。

“自然,我希望您仔細考慮一下,我們公司的軟硬條件都是出挑的,同樣的價格您在我這拿不下,其他兩家公司未必會應。”

薑鹽自我認知清晰,現在自己是公司的人,自然以公司的利益為先,大家立場不同,都想爭取利益可以理解,但夾帶私貨?

她可不慣著。

薑鹽的語氣輕飄飄的,她已經從談判手的嘴裡察覺到了不對勁,看來促成這次合作的人是江曄鶴,而梅琴隻是一個打掩護的幌子。

江曄鶴,這是想給自己一個下馬威麼……

談判手回去後就和梅琴做了彙報,彙報裡自然是省略了自己保藏私心的部分。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梅琴有些詫異,薑鹽不是公私不分的人,態度如此堅決地拒絕有些不對勁。

她正想著,郵箱裡已經收到了來自薑鹽闡述事實的郵件以及後續的處理態度。

薑鹽想要的很簡單,白紙黑字怎麼寫,利益就怎麼劃分。

“這算不算背刺?”

梅琴有些啞然失笑,即使郵件末尾寫了對談判手的行為表示理解,但說到底不還是戳穿了人家吃回扣的行為嗎?

薑鹽的處理方式得到了梅琴的肯定,對於談判手這樣的行為其實是損壞企業形象,企業幸運的,也算是給集團逮住了一隻愛偷吃的小老鼠。

梅琴對於薑鹽是欣賞的,既然這一次冇談好,下一次再約就是了,她手裡正好有幾個負責項目到期了,和薑鹽這樣負責的人接洽,應該會少操很多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