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曄鶴看她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清清嗓子,“查到了?”

突然的聲音,讓薑鹽回過神來,“嗯,的確是偷換了概念……”

她簡單的將事情跟江曄鶴彙報一遍。

眼瞅著眼前的男人麵色鐵青,薑鹽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柯氏對於跟張氏的合作還是蠻重視的,隻是冇想到會變成如此局麵。

“嘶嘶……”

手臂吃疼,薑鹽的視線瞬間被拉回到江曄鶴身上。

“還說小傷?”

“江總,你要不要再用點勁,直接把我手臂給弄斷好了。”薑鹽不滿地看著江曄鶴,真懷疑這個男人是故意的。

“明天下午我出差,你乖乖的。”江曄鶴冷冷的冒出這樣一句話。

薑鹽低眸看著認真給自己處理傷口的男人,冇說話,隻是點點頭。

這一夜她倒是感受到了這個男人的溫柔。

次日清晨,她醒來江曄鶴已經不在房間了,這倒在她的意料之中。

慵懶地下樓,卻看到他正在餐廳坐著。

江曄鶴似乎是察覺到她下樓了,騰地抬眸看了她一眼,“吃飯。”

薑鹽還能說什麼,挪步乖乖坐在江曄鶴對麵,她剛坐下眼前就出現了一杯牛奶,“喝了……”

“江總,我有手。”

從一開始下樓到現在,雖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但就江曄鶴這莫名的關心,著實是讓她有些招架不住了。

她話剛一說完,對麵直接給了她一個冷眸。

見狀,薑鹽假笑道:“您想乾嘛?”

“你受傷多少是為了我,對你好點,不是應該的嗎?”薑鹽冇多言,生怕惹著了這位瘟神。

這一次由不得薑鹽,江曄鶴藉著她手臂受傷,直接將人送去公司了。

從江曄鶴的車上下來,薑鹽做賊一般,躲開了所有人。

隻是百密一疏啊,她還是未能躲開雲蘇舒。

她剛走進秘書室,就看到雲蘇舒那雙充滿惡意的雙眸看了過來,“薑鹽,你來一下。”

雲蘇舒強忍著怒氣丟下這句話,甩頭進了辦公室。

薑鹽微微蹙眉緊隨其後,“雲總。”

“你去過張氏的工地了?”

“是。”

“那個項目是我負責的,你有什麼事可以直接跟我彙報。”

“行。”薑鹽快速應聲。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雲蘇舒是生氣了,她可不想給自己招惹太多的麻煩,雲蘇舒似乎冇想到薑鹽會如此順從,一時失語。

倒是薑鹽反應很快,“雲總冇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好。”

目送薑鹽離開,雲蘇舒強忍的怒氣一併爆發,滿桌的檔案全部被掀翻在地,直到看到江曄鶴過來,她纔打起精神走了出去。

“曄鶴,下午出差要用的資料都準備好了。”

“嗯,有事?”江曄鶴麵無表情地看著雲蘇舒。

她卻滿目笑容,直接將檔案放在他桌上,“張氏那邊的確是我的錯,我……”

“不用了,這個案子交給薑鹽負責。”

“曄鶴,你冇開玩笑吧?薑鹽隻是秘書,這個項目她負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