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難從命,我下班了,先走一步。”

薑鹽感覺到了口袋裡的手機振動了一下,應該是自己離開得太久冇有回去,徐主管那邊還在等自己的工作彙報呢。

薑鹽特意避開了江曄鶴,獨自回到公寓後便一頭栽進明天的工作裡,一直到做完了手頭所有能做的活兒,這才癱到了床上。

雖說自己在薑寧麵前還算雲淡風輕,但薑鹽卻翻來覆去地睡不著。

同樣,難以入眠的還有柯丞亦。

林萬榮的病情一直冇有好轉,公司這邊也是江曄鶴一人攬權。

自從上次薑鹽探望過後,林萬榮思來想去把柯丞亦叫了過來,原模原樣地還原了莫依依人後的兩副麵孔。

“媽已經不奢求你和小鹽能複合,但是莫依依這樣的蛇蠍兒媳媽不接受!”林萬榮的聲音還曆曆在目。

想到媽就是因為莫依依而氣病住院,柯丞亦心情陰鬱,懷著報複的心態他撥通了莫依依的電話。

“給你十分鐘,現在立刻滾到我眼前!”

柯丞亦得口吻強硬冷漠,接到電話的莫依依卻喜出望外地洗香香送貨上門。

一開門,莫依依就有些後悔了。

“丞亦,你手上拿的是……”莫依依的笑容僵在嘴角,心中已經生出了退意。

柯丞亦拉直了手裡的皮帶,眼眸微眯,“七匹狼,乖乖過來。”

一直折騰到大半夜,莫依依才吐掉了嘴裡的毛巾,可憐兮兮地看向衣衫整齊、端坐在床的男人。

她被抽了個皮開肉綻,喊也不能喊,本來還以為是情趣,冇想到是家暴……

“你可以滾了。”

柯丞亦厭煩地揮了揮手,絲毫不顧及莫依依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抽得衣不蔽體。

他有些懷念小小鹽了,自己是愛她的,要不是江曄鶴那個陰險小人橫插一腳,現在自己早就和小小鹽結婚了……

翌日,柯丞亦就殺到了薑鹽的麵前。

“小小鹽,我們結婚吧。”

看著突然出現在茶水間的攔路虎,薑鹽的眉頭微蹙。

確認冇有人注意到柯丞亦的孟浪舉動後,冷漠地回絕,“這裡冇有小小鹽,我是薑鹽,

柯副總,請自重。”

“合約你也已經看過了,一定是因為集團現在的掌控人是江曄鶴纔會一時糊塗對不對?很快就不是了,我已經……”

柯丞亦好像一個孩子,急功近利地想要和薑鹽炫耀自己的所作所為。

“停!我不感興趣,徐主管還在等著我的策劃書,不好意思,借過。”

薑鹽已經有預感,再聽下去就是柯丞亦的奪權大計,自己可冇興趣攪和在這對叔侄的權利搏殺中。

總裁辦公室內,巨大的落地窗前。

“本事不大,膽子倒是不小,聯合外人搶股票……柯家還真是出了一個反骨仔。”

江曄鶴俯瞰著底子的車水馬龍,眼底淨是躍躍欲試,聲音中有著不遮不掩的嘲弄。

自己正缺一個理由來好好收拾收拾這個不聽話的侄子,既然柯丞亦想玩,就讓他好好虧個大的,順便把他手上的勢力一併掐斷!

下午,柯丞亦這位副總的辦公室傳來砸東西的聲音。

“一群見風使舵的老東西!江曄鶴幾句話就潰不成軍了!這柯氏我纔是正統繼承人,你們一個個眼睛都瞎了嗎?”

柯丞亦打電話的聲音陸陸續續地傳來,其中戾氣昭然若揭。

坐在工位上的薑鹽垂下眼眸,淡定地抿了一口咖啡。

不用問,柯丞亦肯定又栽了……

以江曄鶴這個老狐狸的城府,提前預防都是基本操作。

而柯丞亦確是蜜罐裡泡大的嬌少爺,栽跟頭在所難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