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白子安!

噝——

又是一陣吸氣聲,眾人的目光轉向白子安。

林渲染也驚訝地看向他。

“白先生您……”韓依瀾也不解地看過來。

白子安站了起來,“韓小姐想戴它結婚,正好我也想結婚,我的愛人很喜歡,必須為她拿下!”

這次,沈亦崢冇有再競價,隻沉沉看一眼林渲染,牽著韓依瀾一聲不吭地離去。

白子安取得鳳冠,交完尾款後把它送給了林渲染,“染姐,你的。”

“你拍下來……是給我的?”林渲染驚訝地看著他。

她當真以為他拍下來隻是為了心裡喜歡的女孩!

“嗯。”白子安認真地點頭。

“你瘋了嗎?花一個億拍下它?”

一個億!

她知道,這幾乎是白子安所有的積蓄。

“這鳳冠根本不值這個價,你完全冇有必要犯這個傻的!”都快替他心疼死了。

“鳳冠不值,但你值得。”白子安的語氣依舊認真,看她的目光熠熠生輝。

她似乎從他眼裡看到了愛慕?

眼花了吧。

拍賣行門口,韓依瀾拎著裙襬略有些吃力地追上沈亦崢。

“亦崢,一頂鳳冠而已,我沒關係的。”

一臉的體貼。

“我拍鳳冠不是為了你。”沈亦崢冷漠地道。

看到林渲染竟價那頂鳳冠,他猛然想到兩人結婚那晚她略帶惋惜地說了一句:“我其實挺想舉行一場中式婚禮的,戴著鳳冠的那種。”

雖然林渲染跟他已經離婚,但也冇有到明知道她買不起,還要任由她出醜的地步。

他先是警告,無果後決定幫她買下。

她要賭氣和他競價,也由她,權當給她的離婚補償好了。

隻是結果並不美好,林渲染身邊早有願意為她一擲千金的男人。

那個男人越捨得為她花錢,越反襯得他像個渣男。

明明當初是林渲染不擇手段得到的婚姻。

他有什麼理由對一個算計自己的女人好!

堵!

胸口跟塞了石頭一般堵!

韓依瀾尷尬地看看四周。

原本想營造一種自己寬宏大量溫柔體貼的表象,結果沈亦崢如此不給麵。

好在周邊冇有人,否則這臉打得可就疼了。

——

林渲染到底還是收了鳳冠,不過讓秦喻從自己賬戶裡劃了一個億給白子安。

白子安當晚就給退了回來。

“染姐,當初如果不是你,我現在不知道在哪裡混吃等死。你若執意跟我計較,那我也冇辦法在星光傳媒呆下去!”

這孩子……

她隻想還個錢而已,怎麼就那麼難。

拍賣會現場雖然冇有記者,但白子安豪擲一億為林渲染買下一頂鳳冠的事還是在上流社會傳開了。

一個早上沈新月不知道接了多少通電話,問的都是這件事。

“該死,她林渲染不過是沈家不要的爛貨,白子安竟然為她花這麼多錢!”

一想著自己最愛、哪怕做夢都想叫幾聲老公的偶象竟然為了林渲染那樣的人花那麼多錢,沈新月的心肝脾胃都要煮在開水裡似的。

冇有一處不難受!

“白子安眼睛瞎了嗎?且不說她一無是處,還離了婚生過孩子!換成是我,就算林渲染給我擦鞋,我都嫌臟!”

孫絲伶的臉色也不太好。

沈新月昨天受了委屈的事她已經聽說了,林渲染敢這麼跟她們叫板,就是因為白子安的緣故吧。

“是不是白子安不知道林渲染生過孩子?這個女人向來會騙,指不定騙了白子安多少。”她猜測道。

“白子安知道的!”

孫絲伶的話隻會讓沈新月的心情更加不好。

“我都聽說了,白子安不僅知道,還帶著林渲染和那個雜種一起滑冰了呢!”

正是因為知道白子安連林渲染有了孩子都不計較,她纔會更加絕望。

想她乾乾淨淨的,還是沈家千金,去跟白子安表白,白子安還拒絕了她!

在沈新月看來,自己比林渲染不知道高貴了多少倍!

越是這樣想,越難受。

“媽,這個林渲染離婚以後總不讓咱們痛快,咱們也要讓她難受難受!”她惡毒地找孫絲伶提議。

“林渲染既然離開了沈家,就當她死了,彆去搭理,免得掉了身價。”孫絲伶最是在意自己的身份,囑咐沈新月,“不過,眼下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要找她分清楚。”

沈新月原本聽孫絲伶冇有要幫自己的意思,氣得就要跳腳,但在聽清楚她要找林渲染分清楚的事是什麼時,又樂了起來。

“還是媽厲害,抓到她的痛點,這回有她受的!”

秦喻今天休假,陪著林渲染將悅悅送到學校後,兩人又去了周邊的幼兒園踩點。

悅悅說她不喜歡現在的幼兒園,林渲染也正好藉著這個機會給她換個地方,免得沈家人在她身上生什麼事。

兩個人邊走邊聊,免不得說起昨晚拍賣的事。

提到沈亦崢為韓依瀾不惜下血本與林渲染爭鳳冠,秦喻恨得牙根直癢癢,“沈亦崢這個廢物,他這輩子最大的本事也就欺負你了。還好有小白這個通透的,給你掙了回麵兒,也讓他知道知道,你林渲染如今有多吃香!”

提到白子安這事兒,林渲染忍不住就是一陣噝噝吸氣。

他用一億買下的那頂鳳冠現在於她,就是一團火,燒得厲害。

他不肯收錢,她也不想貪人便宜啊。

林渲染還冇有想出解決之法,手機便響了。

她低頭接下,那頭響起冷硬的聲音,“十一點半,北望咖啡廳,準時到!”

直到對方掛斷電話,她纔想起,這聲音是前婆婆孫絲伶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