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絲伶氣得幾乎吐血,“你,無……”

“恥”字還冇吐出來,林渲染的聲音又傳了過來,“不過,就算如此,我也不會把悅悅給你們!”

孫絲伶落在袖下的指緊了又緊,冇錄到有用的,隻能將手機的錄音鍵按斷。

林渲染把她的小動作看在眼裡,並不點破,抿唇笑了笑。

接著,揚揚自己的手機,“沈夫人,就算剛剛的事兒沈新月是為了教育孩子而打人。那麼,這個呢?”

立刻,手機裡傳出聲音。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來乾什麼的,我哥把那雜種帶了回來,你想要回去,對不對?”

“雜種?”

“對啊,就是雜種!隻要是從你肚子裡爬出來的,都是雜種!”

聽到這段對話,孫絲伶信心十足的臉龐突然垮掉,僵得不成樣子!

林渲染輕巧地笑著,“怎麼樣?如果連著這個一起,不論交給記者還是警方,都可以成為沈新月虐待悅悅的證據吧。”

臉上笑,心卻是酸的。

悅悅哪裡做錯了?值得被親姑姑這樣羞辱?

——

林渲染走出來時,臉上帶著淺淺的笑。

她將一張紙裝入袋中,低身將悅悅抱起,“悅悅,我們回家。”

看著林渲染把悅悅帶走,沈新月一陣著急,衝到孫絲伶麵前,“媽,怎麼讓她把人帶走了?”

“不能讓小雜種走啊,她走了我……”

沈新月的話冇說完,孫絲伶便一巴掌甩在她臉上。

“媽,您什麼意思?”

莫名其妙被孫絲伶打,沈新月哇哇叫了起來。

孫絲伶緊繃著一張臉,恨鐵不成鋼地瞪向她,“就是因為你!我被林渲染逼著寫了放棄撫養權的協議書!沈新月,你乾的好事!”

孫絲伶恨的,不僅僅是失去了一個孫女。

還有,她高高在上的威信被挑釁!

因為沈新月的不知輕重,她不得不向林渲染低頭!

對於孫絲伶來說,向連正眼都不願意給一個的前兒媳婦低頭,就是極致的汙辱!

沈新月又痛又委屈。

捂著臉賭氣跑進了房間。

進房後,越想越氣。

一陣跺腳,掄起枕頭砸個不停。

可砸了半天,心頭的氣還是未解半分。

“該死的野雜種,該死的林渲染!”

一想到悅悅和林渲染對自己的設計,她的胸口直冒火!

吃了這麼大的虧,怎麼能善罷甘休!

發完火後,她撥通了智囊河藝珍的電話,“藝珍,幫幫我吧。”

她吧吧地把自己所受的委屈全都說了出來。

“隻要你能幫我狠狠懲罰這兩個王八蛋,我給你買你最喜歡的限量款包包!”

河藝珍就是個愛財的。

聽她這麼說,唇角滿意地揚了揚,“這個簡單,懲罰他們兩個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他們分開啊。”

“對於孩子來說,還有什麼比小小所紀被迫離開母親更可怕的?”

“而於林渲染,骨肉分離,痛不欲生!”

“我也知道這是最好的辦法,可關鍵是,她逼我媽簽了協議,現在連我媽都不敢把她怎麼樣!”

沈新月一陣煩躁,扭起枕頭又是一陣砸。

“你把協議發給我看看,或許能幫你想到不錯的辦法。”

沈新月聽河藝珍這口氣有招,立馬跑出去。

剛好孫絲伶出了門。

她跑進孫絲伶房裡,看到那份協議放在桌上,卡卡拍下幾張照片發給了河藝珍。

雖然限量款包包貴得肉疼,但想到河藝珍會幫自己狠狠懲罰林渲染和悅悅,沈新月又開心起來。

另一邊,河藝珍接完電話將手機遞給了旁邊的一個人。

房間光絲幽暗,隻能看到那人的輪廓。

陰鬱,冷沉。

“親愛的,你的招數可真狠毒呀。”河藝珍的語氣嬌滴滴的,能滴出水來。

剛剛那些話可不是她想出來的。

全是眼前這個男人聽了沈新月的話後寫出來,讓她照著念。

哪怕上次她把星光傳媒老闆已婚卻劈腿的事發給韓依瀾,也是他出的主意。

男人唇角聚了些微的光線,能看到他淡漠地揚了揚唇角,邪氣倍增!

“像上次一樣。”他道。

聲音,又低又沉,帶著幾分邪魅,幾分不屑。

河藝珍明白過來,他這是要自己把協議也發進韓依瀾的郵箱。

她依言發過去,嘴角卻噘了起來,“親愛的,為什麼那麼關心沈新月的事?你是不是喜歡她啊。”

“喜歡嗎?”男人神色不辨,眸子落在暗色的環境裡,發出幽沉陰冷的光!

而後說了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她隻是個配角。”

——

“阿崢,你這是真放棄了悅悅?”

盛典的包廂裡,唐文明與沈亦崢對向而坐。

他問。

唐文明也纔沒多久去沈家,通過管家吳叔的嘴知道沈亦崢帶走了悅悅、又將悅悅還給了林渲染的事。

沈亦崢握著酒杯,垂眸喝酒,表情淡然,“不是放棄,隻是讓她帶著。悅悅是沈家的骨血!”

這最後一句,足以表明他的立場。

他是不可能放棄悅悅不管的。

坐在唐文明左側的匡磊不樂意了,“為什麼不乾脆把孩子留在沈家?你這麼做,隻會和姓林的牽扯不清。”

他用戴著名貴腕錶的手給自己倒酒,臉上的不樂意絲毫不隱藏,“這不正中了姓林的意?那個女人,說到底就是想跟你藕斷絲連,牽扯不斷!”

“你將來是要再婚的,和她這麼牽牽扯扯的,對你未來的妻子太不公平。”

說完,他的目光打了一下挨在沈亦崢旁邊的韓依瀾。

韓依瀾正捏著手機,似在思考什麼。

接觸到他的目光才猛然醒悟般搖頭,“不要這麼說林小姐,她現在不是和星光傳媒老闆在交往嗎?人家誠意那麼足……”

她冇有把話說完。

但,懂的人都懂。

星光傳媒老闆所謂的誠意,就是為了林渲染連髮妻都不要!

這話引得沈亦崢眉頭猛然一繃,臉色突兀地就不好看起來。

匡磊不齒地哧一聲,“那種女人,不就是喜歡男人圍著她轉嗎?巴不得個個男人為她拋家舍業,與她牽牽扯扯!”

“我覺得,你還是對林小姐存在誤會。”韓依瀾明豔的臉上依舊掛著對匡磊的不讚同,“對亦崢這件事上,她其實斷得挺乾脆的。”

“我聽新月說,林小姐帶走孩子的時候還讓阿姨簽了一份永久放棄孩子撫養權的協議。”

韓依瀾哪裡會是聽沈新月說的,不過剛剛又有人給她發了郵件。

她這麼說,隻是想讓沈亦崢覺得,她與沈家人相處得很好。

說完,不忘把截下來的協議圖露出來,“新月剛剛發給我的。”

話音才落,一隻手就截走了手機。

是沈亦崢。

他的長指在螢幕上快速劃動了兩下,那張原本神色不佳的臉更加沉鬱!

下一刻,起身而起,快速離開!

“阿崢!”匡磊叫他一聲,半抬身想阻止他。

奈何他已走遠。

匡磊隻能恨鐵不成鋼地來看韓依瀾,“依瀾,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要幫姓林的說話!”

“我實話實說嘛。”韓依瀾恰到好處地露出委屈無辜的表情。

“你啊……”匡磊心疼不已,心裡有萬千火氣,看到韓依瀾那張盈盈委屈的臉頓時說不出一句話來。

唐文明一直冷眼旁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