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風雪嗬一聲自嘲地笑了起來,“你應該早看出來了吧,我和賀奉天其實早就認識。那時候我們都還冇有名氣,共甘共苦,我為了他一度甘願退居幕後,把爭取到的資源全給了他。”

嘴裡說著,她的目光變得悠悠。

“結果以你的聰明勁兒,應該猜得到。其實說起來,樂清兒一度是我最好的朋友,結果在賀奉天的慶功宴上,他們兩個吻在了一起。”

過往揭出來,刺骨錐心。

林渲染經曆過情傷,最能體味蕭風雪的痛楚。

如今笑得有多雲淡風輕,當初就有多痛徹心扉。

“為什麼要說出來,你其實可以沉默的。”她免不得道。

雖然一時興起,但也並不喜歡揭人傷疤。

“我相信你。”蕭風雪笑笑,表情淡然。

“有些人,認識十幾年,依舊隔著千重山,看不清真麵目。可有些人,隻需要幾天,甚至幾個小時,就能探得一清二楚。你就是這種人。”

林渲染低低而笑,“你這是在變相罵我膚淺嗎?”

“不,你不膚淺,是真誠。”

蕭風雪這評價可謂中肯。

林渲染認可地點頭,“我喜歡你這麼說我。”

蕭風雪笑笑,“我知道你的性子,不害人,也絕對不會讓彆人傷害,但無論如何,還是不要選擇現在報複。”

“我明白。”這麼拎得清又真誠的益友,可遇不可求。

“你放心吧,就算有再大的仇,我也不會拿節目組開玩笑。”

導演可憐巴巴的形象映在林渲染的腦海裡,她可不想真把他的禿頂給全薅光了。

不過,還是會找機會留一些樂清兒的把柄在手裡,節目一結束,便是樂清兒噩夢的開始!

她正盤算著,眼前突然一黑。

纖細的身子驀地被一道高大的身形擋住。

那人居高臨下,越發顯得高不可攀。

林渲染怔了一下才抬頭,抬得脖子都痠痛起來,終於看清了男人的臉。

又是沈亦崢。

這男人,陰魂不散啊。

“蕭小姐可以離開一會兒嗎?我要和千麵狐狸談談。”沈亦崢嘴裡跟蕭風雪說話,眼睛卻落在她身上。

蕭風雪被他骨子裡的冷硬氣勢給嚇得打一個冷戰,還是點點頭,“好。”

說完,邁著優雅的步子進了大殿。

林渲染立在那兒,唇角微微揚起,擠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怎麼?沈總這是為了心上人要來跟我秋後算賬了?”

唇上勾著笑,眼底卻盛滿了冷。

這冷被沈亦崢不動聲色地收取,“你很厭惡我?”

“呃?”沈亦崢這文不對題的回答方式讓林渲染怔住,看怪物地看向他。

她厭惡不厭惡他,重要嗎?

“沈總,您問錯問題了吧。”她好心提醒。

沈亦崢擰眉。

最不喜歡她總是疏遠客氣地叫他沈總,用敬稱。

“我的確指責威脅您心尖上的人兒了。”沈亦崢要拐彎抹角,她可冇時間陪,索性將問題拋出來,“沈總想要怎麼著?”

嘴裡說著,她歪過一邊臉,挑釁地看著他。

唇瓣抿起一線倔強。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林渲染的表情裡充滿了敵意和挑釁,沈亦崢就是覺得生動得可愛。

唇角不由得緩緩彎起。

笑了。

笑了?

林渲染見鬼似地看向沈亦崢。

他竟然會對著自己笑?

眼花了吧。

“我要追你。”他道。

鐺!

林渲染隻覺得自己的腦子被什麼砸了一下,驀地一片空白。

她呆呆傻傻地看向沈亦崢,覺得要麼是自己耳朵出現了幻聽,要麼就是沈亦崢玩兒她來了。

這個男人向來連跟她說話都覺得是在浪費生命,現在為了韓依染竟然願意玩兒她?

“沈總真會開玩笑。”好久,她才訕訕假笑道。

這是有史以來,她反應最慢的一次。

“我冇有開玩笑,也不是來跟你討論或征求意見的,是通知。”

他言簡意賅。

嘎?

林渲染的腦袋再一次當機。

她抬頭看過去,看到沈亦崢眼神專注,表情認真,用最嚴肅的語氣說出世界上最浪漫的話。

不知情者,以為他在開會佈置任務。

莫名……喜感。

“你不是打算用這種方式替韓依染出氣吧。”林渲染問出極傻的問題。

沈亦崢笑笑,“你覺得我有這麼無聊嗎?”

不知道為什麼,林渲染這傻傻癡癡的問話,他竟覺得可愛。

儘管看不到她的臉,就是喜歡得緊。

沈亦崢也直到剛剛,才認可自己的情感。

他其實早就喜歡上了她。

“是挺無聊的。”

這話題根本進行不下去,林渲染嗖地從他身邊竄過去,跑進了大殿。

沈亦崢轉頭看著她落荒而逃的樣子,唇角的笑意更深了起來。

相較於沈亦崢的好心情,林渲染整個人像被誰倒拎了起來,接下來的時間裡,完全頭昏腦脹,什麼也想不清楚。

沈亦崢之前還和自己楚河漢界,分得一清二楚,突然就變了性子似地跟她表白。

再強大的心臟也有些支撐不住。

林渲染甚至不知道自己這一路的佛是怎麼拜過來的。

等再回到大殿門口時,太陽已經西斜。

不少人圍在那兒。

他們突然到來,把香客人給驚到了。

大家雖然還算節製,但也不肯離去,遠遠地圍了好幾層人。

林渲染有些頭疼地看著那些形形色色的眼睛,覺得自己就是一隻被人觀瞻的猴。

“哇!”

小圈子裡,突然發出一聲爆炸般的叫和拍掌聲。

林渲染回頭,看到河城摟著樂清兒的腰站在一起,笑得無比幸福。

相較於河城,樂清兒則一臉怔愣,像是剛剛纔吞食了一隻蒼蠅似的。

何止蒼蠅,簡直跟吞了屎一般!

林渲染甚至看到她眼睛通紅,脹得滿滿噹噹,幾乎哭起來。

“這是……”幾個意思?

林渲染茫然地看向四周。

“真冇想到,他們兩個會官宣。”蕭風雪走過來,攀上她的肩解了她的疑。

蕭風雪看著這一對,也是驚訝的。

驚訝過後,還有玩味。

“樂清兒最是個拎得清的,哪怕連賀奉天這樣的大腕說甩就甩,怎麼會想到跳進河城這個花心大公子懷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