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阿秋的劇烈反抗和林逸晨不要臉的為所欲為時,被李文和宇文成都一路殺出重圍,帶回到聯軍大營後,又狼狽退出上百裡,直接衝到洛陽城內的晉王,這才緩緩由昏迷中清醒。

其實本來李文和宇文成都想著帶晉王逃回大營就好,因為這樣可以收攏潰兵,暫且和林逸晨對峙的準備再戰。

可因為田成帶領剩下的一萬多齊軍,以及趙斐和樂從訓與劉澤清等人,在大戰失敗後,竟然都帶著各自的軍隊開始撤回駐地。

冇辦法,麵對大營中這十幾萬惶惶不安,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民夫好輔兵,李文和宇文成都也隻能矯傳晉王的軍令,讓朱忠負責殿後的收攏潰兵,以及掌握十幾萬輔兵風負責撤退防禦後,便把晉王帶到了洛陽。

畢竟這十幾萬輔兵看似人多勢眾,但實際上卻根本冇什麼戰鬥力。或許林逸晨隻需要派二三萬的精兵一衝,那這十幾萬輔兵便會被殺個對穿的直接潰敗!

這個情況下,宇文成都和李文自然不敢冒險留在大營中了。

畢竟晉王直屬的三萬晉軍已經全軍覆冇,此刻成了光桿司令的晉王,縱然有著聯軍統帥的名義,但也冇人聽他的了!

“該死,誰讓你們把本王帶回來的?”

“啪,哢擦!”

清醒後的晉王,直接就狠狠的砸碎了麵前的茶杯:“老子要戰死沙場,和閹狗林逸晨搏命的同歸於儘。”

“三十萬大軍潰敗在了本王手中,本王這是要上曆史的恥辱柱啊。”

“百年後,待後人提起這件事,那都會佩服閹狗的以弱勝強,笑話本王的指揮失誤,說本王是個十足的廢物。”

晉王目光凝重,眼眸中滿是濃鬱的憤怒:“如此一來,本王將會徹底的遺臭千年。”

“就像古代被劉秀三千兵馬殺穿的王莽聯軍,再像被張遼八百騎兵嚇傻的孫十萬,亦或者是被謝安揮手阻攔的苻堅,以及有著高歡歡樂城之稱的高歡!”

晉王越想越生氣:“本王寧遠死在戰場上,那也不願意揹著這樣的罵名,徹底的遺臭萬年,成為人人笑話的廢物典型。”

“本王帶兵廝殺三十年,卻敗在了一條閹狗手中,本王活的還有什麼意思?”

瞪著麵前跪在地上的李文和宇文成都,越想越氣的晉王,直接拔出了腰間的佩劍:“本王帶著晉地三萬兒郎出兵,現在孤身逃回晉地,這讓本王怎麼有臉麵見晉地父老?”

“連匹夫項羽都知道無顏麵見江東父老,本王也一球樣。”

說著,晉王就直接橫劍架在脖子上:“你們走吧,本王無顏麵見三晉父老,隻能自殺謝罪了。”

“隻有如此,本王纔可以挽回一些顏麵。”

“殿下萬萬不可!”

李文趕緊衝到晉王身旁去奪劍:“殿下,大丈夫勝不驕,敗不餒。你應該鼓起勇氣,爭取下次反敗為勝,斬下閹狗林逸晨狗頭的證明自己,挽回麵子。”

“而絕不應該這樣自暴自棄的,直接自殺!”

“您這樣做,隻會讓閹狗林逸晨和天下人,都笑話您是個經受不起挫折的廢物,更會永遠的留在史書中,成為一個受不了打擊的千年笑柄。”

李文目光炯炯的看著晉王:“當年曹孟德戰敗赤壁,不僅無法實現左擁右抱的睡了大小喬的夢想,甚至還流傳到後世諸如草船借箭,以及鐵索連江和火燒赤壁再加上敗走華容道等等丟人至極的典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