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葉軒的專機降落楚都機場的時候,一場暴雨正在襲來。

這天氣變化十分古怪,半小時前還是風和日麗,轉瞬間風驟雨急。

狂風捲著樹葉,在磅礴大雨中呼嘯。

葉方錦在飛機上就看到了那籠罩楚都城的奇怪雲團。

黑暗,帶著一股邪氣。

雲團氣流,就來自萬春鎮方向。

“彆看了,是萬春湖的那條毒蜥蜴……”秦葉軒淡淡說著。

葉方錦不敢問。

但聽秦先生的意思,是萬春湖的某種怪物要突破了,導致了這異常的天象變化。

他們走下飛機的時候,風雨中的楚都城卻是一派肅然。

自機場位置,一直通往城中大道,沿途十六條街全部戒嚴。

每隔百米,就有一輛黑色武裝車守護。

空中,隱秘的戰機盤旋不定。

八輛拉著警報的摩托車正在準備。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

“有超級大佬來楚都了!”

不錯,這正是楚都上下為迎接“元老院”和“一號指揮車”的那位大佬而準備的規格。

葉方錦都看得驚歎:“楚都高層估計不知道先生身份,更不知道先生脾氣,搞這麼大場麵來。”

秦葉軒正用電話跟君夢瑤聯絡,那邊夜魔組織也是暗中潛伏。

他皺眉看著迎接場麵,拍拍葉方錦:“你上那輛指揮車,代替我跟楚都高層見麵。”

啊!

葉方錦受寵若驚:“我這可算是狐假虎威了。”

秦葉軒一笑:“反正姿態擺高點,這樣他們都吸引在你身邊,我這邊就安靜了。”

這種事,葉方錦最喜歡了。

他笑眯眯的來到機場外,一個隨從都冇帶,但前方數百楚都高層權貴呼啦啦的就圍上來了。

光握手就握了半個小時。

葉方錦氣質就帶著帝都貴少的味道,此時擺出架子來,更是震動了小小楚都。

“不久前我來楚都,被人直接攔在了城外。”葉方錦抖了抖外套:“今日風雨之中,再進楚都,各位倒是懂事了,嗬嗬。”

這話裡有話啊!

楚都幾個負責人嚇的一哆嗦。

高層那幫人更是驚慌的上來賠罪。

他們看著葉方錦的姿態,心裡都嘀咕。

到現在也冇人能確切的喊出這位大佬的名字和身份。

但隻憑那一號指揮車以及元老院的檔案,大家不敢有任何怠慢。

於是萬眾矚目下,前呼後擁中,葉方錦登上一號指揮車。

路邊,很多人都驚駭的張望。

此時,一對年輕的男女也是好奇看著。

“明月,看到冇,這纔是頂級大佬!”英俊的男子一身名牌西裝,舉著傘,對身邊美麗的女子吹噓:“我在楚都有著強大的人脈,他們偷偷跟我說,這次來的,是戰部和元老院雙重身份的大佬,嘖嘖,一般人能見一麵,握個手,那就是牛逼至極了。”

美麗的女孩,正是蘇明月,她此時不以為然:“這些高層的事,跟咱們沒關係,鄭玉山,你不要吹牛了,趕緊看看我姐夫到了冇。”

鄭玉山有點尷尬:“我真冇吹牛……嗯,你那個姐夫真坐得起飛機麼?我聽說今天降落的,全都是私人飛機。”

“姐夫雖然不是有錢人,但飛機還是坐得起的!”蘇明月不高興了。

鄭玉山嘀咕了一聲,又賠笑:“你那幾個姐妹也是的,為啥讓你來接機啊,她們都冇時間麼?”

蘇明月皺眉:“鄭玉山,你陰陽怪氣的什麼意思?”

鄭玉山有點不耐煩:“明月,你剛剛升到中醫院管理層,馬上就要提名副院長了,前途不可限量,不能拿自己的未來賭啊。”

蘇明月一甩馬尾辮,滿臉怒容:“你意思是我不管雪晴的事了,不管姐妹們了?”

“我,我作為你男朋友,是最關心你的。”鄭玉山英俊的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我還能害你麼?蘇雪晴早晚會害死你的,他幾個姐妹都冇你有前途啊。”

蘇明月冷笑:“首先,我們還冇成為男女朋友,是,以前我崇拜你,暗戀你,但那是上學時候的事了,現在,想成為我男友,必須經過我的姐妹,尤其是我姐夫的同意!”

鄭玉山心中怒火難耐,但知趣的不說話了。

一般女人,他早就甩手走了。

但蘇明月不一樣啊,不但美麗驚人,而且馬上成為江城醫界的高層,未來絕對不可限量。

這樣的女人,還這麼純,絕不能放過。

他想了一下,再次勸說:“就算姐妹的事你必須管,我冇話說,那個秦葉軒又是什麼鬼?你大姐死了那麼多年,還算你什麼姐夫啊!”

唰的一聲,蘇明月拿過了傘,她臉若寒霜:“你可以滾了!”

“明月,你,你什麼意思?”

“不需要你在這裡,咱們以後也不要見麵了。”

鄭玉山勃然大怒,人在雨中淋了個透。

他狠狠握緊拳頭,許久才平靜下來。

就讓雨淋著,鄭玉山擺出了可憐樣:“對不起,我說錯話了,但我真的是為你好。”

蘇明月心腸一軟:“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去酒店休息吧,我一個人等著。”

鄭玉山點點頭,轉身走出街口,然後他臉色就陰沉下來。

冇回酒店,反而拿出手機,直接撥打電話:“給我找四個能打的,那種能背鍋的,錢不是問題,等會幫我弄個人,完事後我出錢讓他們跑路!”

放下手機,鄭玉山滿臉猙獰:“秦葉軒,你他媽死定了。”

機場外,秦葉軒許久纔出來,一眼就看到了明月。

他急忙過來。

蘇明月渾身都放鬆了,衝上來就抱住了他。

“姐夫……”

秦葉軒微笑的摸著她頭髮:“姐夫來了,一切事情都會解決的。”

剛說到這裡,眼神猛然一閃,看向了街道對麵的黑暗處。

鄭玉山和四個黑衣大漢正鬼鬼祟祟的張望。

秦葉軒氣息鎖定了這幫人,心中奇怪:“如今,竟然還有不怕死的來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