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族幾乎傾巢出動了。

他們全戴著麵具,穿著古代的衣服,如同殭屍一樣陰森森的。

君夢瑤看得渾身不舒服:“我以為隱士一族都得是德高望重,充滿古代隱士的風姿,怎麼看著像鬼?”

秦葉軒無語:“你是理解錯了,隱族並不是曆史上那些傲笑山林的隱士,而是被迫隱居的修行者。”

那些修行者曾經掌控了大夏的權勢,但在現代化的科技和武器麵前,失去了以往的價值,他們又不願意放棄自己的理念和生活方式,最後被迫隱居山林。

“即便如此,數百年來,隱士一族喜歡在普通人中挑選代理人,為他們賺錢,購買奢侈品,送到他們隱居的地方享樂。”

君夢瑤明白了:“如今他們覺得可以出山,重新征服世界了,所以才挑選了皇龍一脈作為打手。”

“不錯,皇龍一脈最早就是八大隱族的代理人,漸漸的他們從奴才變成了主人,靠著家族財富和權勢,掌握了隱族的生活供應,這樣一來,皇龍家族的地位就提升了,在他們的慫恿下,隱族正式出山!”

君夢瑤忽然充滿了期待:“那等會兒,下麵會發生什麼事呢?”

秦葉軒俯視王者擂台附近:“等會兒比武的鐘聲一敲響,那些半獸半人的龍家就會衝出去大開殺戒,如果隱族還擁有當初的實力,也許可以慘戰取勝。”

“要是因為隱居太久,修為已經落後,絲毫冇有準備的話,那就是單方麵的屠殺!”

毫無疑問,那將是隱族的末日!

“師父,您跟隱族是不是有仇?”

她不再稱呼先生,而是更親昵的喊起了師父。

秦葉軒看著山下,麵色沉重:“我妻子之死,就是隱族出賣的訊息,海外某些黑暗勢力聯手,趁我不在,卑鄙暗殺。”

“那師父您為什麼不去報仇?”

秦葉軒苦笑:“那些動手的海外勢力,已經被我派出去的烈元尊滅了。出賣我妻子的隱族垃圾也死乾淨了,但我一直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這是我一塊心病。”

原來暗世界的梟雄,天魔傭兵團的烈元尊,是這樣誕生的。

世人隻知道烈元尊崛起於域外,是海外最大的傭兵團頭子,卻不知當年他僅僅是秦葉軒派出去的一個弟子罷了。

“不要說這些了,厲天行那邊完事了麼?”

“師父稍等,大師兄正在指揮戰部人員圍住此地,相信不用多久就完成了。”

厲天行親自調動的親衛,隸屬於北境戰部,那是秦葉軒曾經戰鬥過的地方,那裡的親衛出身苦寒之地,可以說是秦葉軒留給厲天行的本錢。

經過這些年的訓練,這批人馬絕對是人類中的絕對精銳。

現在,整個萬柳山莊已經完成合圍。

秦葉軒拿出一副山莊地圖,指給君夢瑤看:“王者擂台下方,是一整塊地穴,當年萬柳山莊建造的時候,這片帶有結界的地穴就完成了。到時候讓厲天行炸開四周暗渠,讓整個會場陷入地穴之內,隨便龍家和隱族折騰!”

君夢瑤震驚:“竟然還有機關?那關於萬柳山莊寶藏的傳說,難道也是真的?”

“假的,真正的寶藏,是山莊內存放的十萬卷地藏經。”

“啊,是秦散人親自抄寫的經文?”君夢瑤眨著眼:“那師父您跟秦散人是……什麼關係?”

秦葉軒拍拍她腦袋:“冇什麼關係,不過是遊戲風塵的一個外號而已。”

君夢瑤什麼都明白了。

讓朱甜琪毀掉原來的武會場地,然後選定此地進行,這一切都是師父的計劃啊。

秦葉軒看看時間,還有半小時大會就開始了。

而龍家駐地的黑氣已經沖天而起,馬上就要徹底變異成怪物了。

還有點時間,他又問:“葉方錦最近什麼表現?”

君夢瑤想了想:“他似乎對夜魔組織首領這個位置並不看重。”

嗯?

秦葉軒看了她一眼:“真的是這樣麼?”

君夢瑤很肯定:“葉方錦對權力並不熱衷,錢財女人方麵也很剋製。我追蹤了他這些日子以元老院名義活動的記錄,至少有三十多家大型財團給他送錢送美女,都被他拒絕了。”

秦葉軒點頭:“他的心裡,隻有仇恨。”

“是啊,不過除了要複仇龍家,葉方錦對家族失去的那幅畫也十分看重,他還專門問過我,擊敗龍家後,能不能安排他去抄家!”

這件事葉方錦專門說過。

他以前是個帝都的富二代,葉家的少爺,後來娶了個美女,結果那女人背叛了他不說,還把龍家引來,奪走了葉家的一副古畫。

那古畫纔是葉方錦最看重的。

秦葉軒沉思半晌,下令:“剿滅龍家後,葉方錦的女人和那幅畫如果找到了,就送到他麵前,然後讓他自己處理。”

君夢瑤點頭接令。

秦葉軒又道:“此事完成後,跟葉方錦說明一下,夜魔組織馬上解散,他要是願意留下,就做你的手下,若是不願意,給他足夠的報酬,請他離開。”

啊?

為什麼要解散夜魔組織?

君夢瑤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