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謝家大兒媳那狼狽的樣子,全場鬨笑聲響起。

這笑聲刺激著謝家老婆子,就像是一把把刀砍在了她臉上!

謝家這份體麵,這份麵子,可算是全完了!

這是在親朋好友麵前出的最大的醜!

大伯臉色慘然,淒然跪在了老太婆麵前。

老婆子此時腦袋嗡嗡的,狠狠一柺杖將大兒子趕開,然後抓住小兒子謝長安的手:“你去,去跟冰顏道歉,一定,一定要把我的好孫女請回來,我不管你用什麼法子。還有,姍姍,我的好兒媳,也給我請回來!”

謝長安狂喜,連聲答應。

“嗬嗬……”一聲冷笑傳來。

秦葉軒搖頭:“這時候想起冰顏是你孫女了?想起劉阿姨是你兒媳了?不好意思,她們不會回去的!”

說到這裡,眼神一冷:“今日起,你們謝家滾出江城!不要讓我看到你們家族任何一人在這裡出現!”

冷酷到極點!

無情到極點!

冇有給謝家一分麵子,也冇有給謝家一點機會。

老太婆渾身哆嗦一下,緩緩撐著柺杖:“秦先生,你看起來是有身份的人,難道不知道——得饒人處且饒人?做人不要這麼絕情,會遭報應的!”

秦葉軒抬起手腕,看看手錶:“六個小時,我給你六個小時滾出江城!”

老太婆臉色一下白的像紙。

她咬牙:“不要以為自己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了,這個世道,錢上麵還有個權字!我謝家在江南這一片也是有點人脈的!”

秦葉軒笑了:“好啊,人你隨便找,權你隨便玩,我奉陪到底!”

老太婆眼神一凜,但這時候她不能退縮。

倔強的站著,依舊是帶著惡毒的臉色,最後狠狠跺腳:“咱們走!”

謝家人狼狽溜了。

滿堂賓客也是灰溜溜的低著頭,準備走。

“等等!”陳天策陰沉的揮手,黑衣安保立刻將他們攔住。

“今天發生的事,我不希望有人說出去!”陳天策負手站在那兒:“各位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也知道我陳某人的身份!我話放在這兒,誰敢亂說,那就是跟我大夏總商會為敵!”

這話太重了,現場的人都哆嗦起來。

最後所有人的名字都被記下來,人人都保證不亂說才放他們走。

現場隻剩一片狼藉。

“老胡,你立刻帶人把這裡清理乾淨,對外宣明,碧桂錦苑是私人花園,以後絕不允許舉辦什麼宴會!”

陳天策開始指揮。

這美麗的後花園很快變得乾乾淨淨。

秦葉軒卻已回到了金海一棟。

屋裡,蘇冰顏正焦躁不安的來回走著,看到姐夫回來才鬆了口氣。

“姐夫,謝家那邊的人走了?”

秦葉軒表情平靜:“走了,事情已經解決了,相信不久他們就會離開江城,你可以放心了。”

蘇冰顏握住他的手,眼眸滿是感激:“姐夫,我真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

秦葉軒隻笑了笑,又為劉珊珊把脈鍼灸,交代了謝雲峰用藥的順序後,便離開金海一棟,去了愛妻的墓園。

此地早已重新整理,來自名帥厲天行之令,蕭戰神親自坐鎮,烈陽軍親衛就駐紮在了附近,為蘇卿守墓!

秦葉軒走入自己親手設計的小花園。

花園後麵,是一棟還未建成的小木屋。

蘇家小樓還是要離開的,本來就打算好了,以後就住在這墓園小屋裡,清風明月常伴,日日夜夜守著亡妻的靈位,了卻一生吧。

心中漸漸平靜,默默站在那兒出神。

忽然,身後傳來輕盈的腳步聲。

淡淡的脂粉香隨著腳步而來。

一雙溫柔雪膩的手臂,從後麵摟住了他的腰。

那溫熱香甜的氣息吹在了他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