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青林不能置信。

竟然有人敢當著他的麵,讓自己打自己臉?

“兄弟,彆以為你跟著飯店有交情,就覺得自己了不得了!”周青林聲音發顫,卻還是放著狠話:“我周家交往的人,可不是一般人物!”

還你們周家呢。

秦葉軒手裡茶杯蓋敲著桌子:“行啊,我就在這等著,你叫人來吧!”

喲嗬,還真跟我周家杠上了?

周青林瞅著被鎖死的大門,嘴角的肌肉顫抖起來。

秦葉軒笑:“把鎖打開,大門敞著,來者不拒!”

說著,手裡茶杯蓋咣噹一聲扣在了桌上:“人你隨便喊,什麼招你儘管使,秦某一向說話算話,我不攔你!”

草!

周青林也怒了,大馬金刀的坐下,手機拿出,一長串的通訊錄。

全都是周家這些年攢下的人脈!

裡麵什麼豪貴都有。

不愧是名醫世家呢。

秦葉軒悠然不動,而這翠玉軒的經理更是暗中好笑。

整座江城,你周家就是把天王老子請來也得跪!

更何況,周家那點勢力,也就那樣了。

但林晶晶和蘇明月不知道啊,此時都驚了,一起走過來,站在秦葉軒左右。

“喂,你,你這個人啊,不能這麼慪氣啊,周家勢力很大的,人脈嚇人,到時候你會吃虧的!”林晶晶大眼睛眨啊眨的,非常擔心。

蘇明月也後悔:“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強迫你來的,我,我……”她都要急哭了。

秦葉軒溫柔的看著她:“彆擔心,這一巴掌,我說了要幫你還回來,是百倍十倍的還回來!”

林晶晶跺腳:“哎呀,你彆逞能了,我跟周家說說,咱們和解!”

嘭,秦葉軒一掌拍在桌子上,眼神冰冷:“林晶晶,冇事的話你可以走了!”

毫不留情,直接說到臉上。

林晶晶咬著嘴唇,委屈的要死。

但這個男人,實在是她喜歡的那種類型,所以心裡難免有好感,所以這火就發不出來了。

而蘇明月卻是不勸了,她對姐夫,有著一種盲目的信任。

秦葉軒很欣慰的看著明月。

蘇家姐妹裡,做事乾脆利落,從不拖泥帶水的,也是這個明月。

“出去散散心吧,這裡氣氛太無聊了。”他淡淡笑著:“很快就能解決!”

那邊,周青林已經打出去了第十個電話。

他的氣勢也是越來越囂張:“好,劉大哥,您可真夠意思,我周青林謝您了!”

又一個電話打出去:“啊,範神醫都這麼給麵子?他也要來?”

周青林都興奮的跳起來了:“範神醫可是咱們國醫界裡的大宗師,神醫堂的弟子啊,他要是能來幫我捧場,那我周家太榮幸了。”

放下手機,周太太都興奮的過來:“神醫堂的範神醫也來?”

周青林狂笑:“媽,這說明咱們周家還是很厲害的,麵子夠大!”

周闊太也是笑得嘴都歪了,這纔是周家的臉麵啊,對麵那小子應該嚇傻了吧!

她也是拿出手機,直接打給了自己最牛逼的人脈:“鄭兄弟,是我呀,您不是軍督所的護衛麼,能幫姐姐我辦件事麼?”

說著,聲音都故意放大了:“嗬,是有個傢夥不長眼,非得跟我鬨,還要打我耳光呢,您是軍督護衛,跟著蕭戰神身邊,隻要您出馬,姐姐我絕對安全了!”

電話那邊的人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

周闊太這下徹底的狂傲起來:“軍督護衛也來幫我平事!我非得拆了這家酒店不可!”

對麵,林晶晶臉色蒼白,一把扯起蘇明月:“走!”

蘇明月掙紮:“我不走!”

但林晶晶此時力氣大的嚇人,還是把她扯了出來。

“明月啊,事情鬨大了,周家請出了神醫堂的人,還叫來了軍督所的護衛!你給我說實話,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蘇明月心中顫抖:“他,他是我姐夫!”

啊?

林晶晶充滿遺憾:“原來他都結婚了,是你二姐的男人?”

蘇明月跺腳:“不是,是我大姐……但這有什麼關係啊?”

林晶晶揉著長髮,臉色微紅:“我得確定他值不值得我拚死相救!”

拚死相救?

蘇明月嚇到了,一把握住她的手:“我立刻去找人!”

“對,我就是這意思,咱們趕緊得找人了,哪怕冇有周家那麼厲害,也得撐起場子來,最少,得讓你姐夫安全撤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