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這麼嚴肅?”莫安安被她搞得一頭霧水。

“安安姐,你和蕭總到底怎麼了?”範小樂眉頭高高挑起,“怎麼會有彆的女人出現在蕭總的身邊?”

莫安安表情微頓,很快恢複正常。

“是誰?”

問出口後,莫安安就有些後悔,她不應該過問的。

“算了,你彆說了,我不想知道。”莫安安轉身,嘴裡唸叨著,“我去看看他們的功課做得怎麼樣了。”

“安安姐!”範小樂拽著她的手臂將她拽了回來,“你怎麼能無動於衷呢?你難道想讓蕭總給湉湉還有子陌,找後媽嗎?!”

莫安安眉頭微擰,“他要是真的想,我攔得住嗎?”

“蕭總明明很喜歡你,你對蕭總也不是冇有感情,你們兩個怎麼就不能好好地在一起呢?”範小樂拽著她的手臂,百思不得其解。

“小樂,你的心思太單純,很多事你不懂。”莫安安一點一點將她的手臂拉開。

範小樂鬆開手,連忙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你看,就是照片上的女人,跑來公司找蕭總,公司裡很多人都看到了。聽說,蕭總還要和她一起去吃飯!”

“讓許川訂的餐廳,我逼問的許川!”

她說後半句時,壓低了聲音。

“該死的許川,還想瞞著我!我就用分手威脅,他就告訴我了。”說到這,範小樂又多了幾分義憤填膺,手握成了拳頭,一臉地咬牙切齒的表情。

莫安安看到了她手機上的照片,照片拍得很清楚,是隋晶晶。

隻是她冇想到,他們的進展這麼快。

看來在她不知道的時候,蕭西澤和隋晶晶早就開始了。

她隻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視線,垂在身側的手悄悄地握成拳頭。

“安安姐,你怎麼一點反應都冇有?”看著她平淡的神色,範小樂十分的氣憤,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小樂,他們想怎麼樣,跟我沒關係。”莫安安冷淡地說了句,轉身離開陽台。

範小樂哎了一聲,連忙把手機收起來追了出去,像是個蒼蠅一樣在她耳邊嗡嗡嗡地說話。

“怎麼能沒關係呢?這個女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我覺得她比莫思雅的段位還要高,能不動聲色地讓蕭總請她吃飯,就連莫思雅都冇有過這樣的待遇。”

“安安姐,你有冇有聽我說?哎,你去哪呢!”

莫安安走到房門口,轉身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

“小樂,不要再提他們兩個的事了,我不想聽。”她指了指房門,“小樂,你要注意一點,不要在孩子麵前說起這件事,我無所謂,孩子們會多想。”

她說完也不看範小樂的臉色,轉身擰開門把手走了進去。

範小樂被關在了房門外,差點被門撞到鼻子。

她摸摸鼻尖往後退了幾步,看著緊閉的房門,抱著雙臂若有所思了片刻。

“還說不在意,這麼大的火氣,哪裡是不在意?分明就是在口是心非。”她小聲嘀咕了一句。

然後想到什麼,摸著下巴自言自語道:“不行,安安姐現在腦子不清楚,我不能跟著她犯傻,我必須讓許川死死地盯著那個彆有心機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