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萬平拍了照,立刻將照片傳給了莫思雅。

很快,莫思雅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秦萬平唇角勾起一抹笑,走到一旁接了電話。

“照片是怎麼回事?”莫思雅帶著怒意問。

“就是思雅小姐看到的那樣,蕭西澤和莫安安還有她的女兒,以及小少爺在一起吃飯。”

“莫安安,陰魂不散!”莫思雅狠厲道。

秦萬平唇邊的笑多了一抹嘲弄,“我也覺得莫安安企圖很大,現在子陌都被她哄得一愣一愣的,完完全全聽她的話。”

“不知道的,還以為子陌是莫安安的孩子,而不是思雅小姐你的孩子。”

莫思雅被秦萬平三言兩語激怒了,這段時間她本來就懷恨在心。又被這麼一刺激,理智瞬間出籠。

“繼續替我好好盯著,我這就想辦法對付莫安安!”她說完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秦萬平也不生氣,心情甚至比剛纔好了很多。

掛了電話的莫思雅,坐不住了,登時拿起包包出了門。

她給秦妙彤打了電話,讓她立刻出來。

這次莫思雅去了一個酒吧,秦妙彤到的時候,就看到莫思雅一個人在那悶頭喝酒。

秦妙彤眼底閃過一絲嘲弄,在莫思雅看過來的時候,眼底的嘲弄變成了擔憂。

“怎麼喝起酒來了?喝酒傷身,尤其是對女孩子。”

她說著抽走了莫思雅手裡的酒杯,一臉的關懷。

莫思雅眉頭一皺,又搶了回來。

“我的男人、我的兒子都要被莫安安搶走了,喝個酒怎麼了?”她說著冷冷一笑,把杯子裡的酒一飲而儘。

秦妙彤立刻問:“怎麼回事?莫安安又做了什麼讓你這麼生氣?”

“她做了什麼?她不僅籠絡子陌的心,還藉此籠絡蕭西澤的心。這多天,蕭西澤對我從來冇有過好臉色!”

莫思雅說著冷冷一笑,杯子裡的酒喝完了,又拍拍手叫來了服務員。

“再來兩杯威士忌!”

“你已經醉了,不能再喝了。”秦妙彤要攔著不讓她繼續買醉。

但莫思雅鐵了心的要繼續喝,推開她的手,“快點拿過來。”

酒吧開門就是做生意的,自然不會拒絕客人的要求。

很快兩杯威士忌拿了過來,莫思雅又一飲而儘,她喝得有點猛,趴在桌子上咳了起來。

秦妙彤趕緊坐到她身邊,拍著她的背順氣。

好不容易莫思雅咳嗽停了,秦妙彤抬頭看到對麵做了一個長相妖冶的男人。

“兩位美女,有伴嗎?”男人頭髮梳得很亮,耳釘隨著他扭頭的動作折射出耀眼的光。

“滾!”

莫思雅根本看不上除了蕭西澤以外的任何男人。

秦妙彤卻微微一笑,麵前的男人家世不錯,從他的衣著打扮就能看出來。

“我就喜歡潑辣的女人。”

男人被罵滾,非但冇有生氣,還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眸中閃爍著征服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