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之家 >  周家被滅 >   第1024章:聯絡

-這邊周毅正在教導學生醫術,氣氛愉快和諧,而遠在天陽城東的豪華彆墅,作為崔家在天陽的據點,這裡的氣氛卻異常凝重。

昨晚崔家在和平酒店舉行慶功宴,崔家家主崔冠,還有一些動手砸東西的成員被當場扣留,被放出來的人一出來就聯絡海天二老,卻根本聯絡不上,平時這兩位神龍見首不見尾,於是這些人隻能在彆墅乾等著。

直到今天一早,回來的海天二老才得知訊息,頓時間被氣的怒髮衝冠,一方麵是因為崔冠不能出事,另一方麵居然有人明知道他們倆在天陽,還敢挑釁崔家,真是嫌命長。

“兩大集團?他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啊,真不怕老夫將他們總部給揚了!”

海老臉色陰沉如水,一般情況下他都是跟在崔冠身邊,但昨晚他們得到訊息,說官方的人已很可能已經到天陽了,於是二人前去調查,確定了這件事後,又佈置了後續計劃,耽擱了很久,所以纔沒有跟在崔冠身邊。

“將那二十位人質先殺五人,然後拍照片送到兩大集團,並且告訴他們,如果不將家主放出來,每過一個小時,就殺一個人。”

海老捏著拳頭,怒不可遏的道。

一旁的數人聞言,互相對視了一眼,皆是有些猶豫,其中一個人鼓起勇氣道:

“海老,萬萬不可啊。”

當即,他將昨天晚上週毅的話說了出來:“那個年輕人說隻要咱們傷了兩大集團人的一根寒毛,就等著給家主大人收屍吧!”

海老猛的一拍桌子,隻聽見“轟”的一聲,堅固的桌子瞬間變成了齏粉:

“大膽,這是在威脅老夫嗎!”

“老夫想殺的人,誰都無法阻止!”

海老一張臉變的漲紅,看起來被氣的不輕,當即就要走出去動手。

“站住,冷靜一點。”

一直冇有說話的天老開口道,自始至終他的臉色都十分的平靜,冇有多餘的表情。

“他們這是在威脅我們,這口氣我實在咽不下去,我就不相信他真的敢動家主。”

一身火氣的海老不服氣的道,不過還是止住了腳步,看得出他很聽天老的話。

“家主對我們的重要性你應該清楚,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真出事了,責任你擔當的起嗎?”天老麵無表情的說道。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海老臉色微微一變,氣焰也弱下去了很多。

“昨晚具體發生了什麼,你跟我說說,不要遺漏任何細節。”天老指著一人道。

那人張口就將昨晚的事說了出來,冇有任何停頓,因為印象實在是太深了。

海天二老越聽眉頭皺的越深,最後聽完了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天老率先開口道:

“有些不對勁。”

海老深吸一口氣,將自己心中的負麵情緒暫且壓製下去,細細分析道:“的確有些不對勁,據咱們之前的調查,兩大集團是合作關係,吉立集團的總經理是梁鴻。”

“優盛集團總經理是九弦,論地位兩人應該平起平坐,但這次新城區的開發項目總負責人是九弦,所以可以說隻論這個項目而言,九弦的話語權最高,地位也最高。”

“可是無論是那天晚上,還是昨天慶功宴上九弦的表現,都是示弱,表現的很怕咱們,按理說他的態度也代表著兩大集團的態度。”

“九弦也不可能先抑後揚,先示弱在發難,在冇有宗師的情況,這樣做就是在找死也冇有任何的意義,所以是為什麼?”

“兩大集團的態度為何在昨晚突然改變?”

客廳裡無聲無息,都冇有答案。

天老這時開口道:“老夫覺的問題出在那個自稱和平酒店負責人的年輕人身上。”

“按照職位高低他屬於九弦的手下,但按照他們的描述,昨晚的表現一點也不像手下,反而更像是領導,他的身份不簡單。”

說到這裡,天老停頓了一下:“據說兩大集團背後有一個頗為神秘的董事長?”

海老眼睛一眯:“這樣看來,那個年輕人的身份就很明確了,董事長這個身份讓我們有一個錯覺,就是這個人的年齡很大。”

“但也有可能他爹或者他爺爺很疼他,將這麼重要的職位給了他,而富家子弟最大的特點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膽大包天,所以昨晚纔敢如此對待家主,所以纔有了九弦跟這個年輕人對咱們的態度截然不同的結果。”

“他抓了家主,等兩大集團的高層知道了這件事,恐怕會被嚇的半死,咱們就等著兩大集團乖乖的將家主送回來吧。”

海老一番分析,自認為很對。

但一旁的天老卻搖了搖頭:“你分析對了一半,就是這個所謂的年輕人的確是兩大集團背後的神秘董事長,但下麵卻錯了。”

“你說過,九弦是一個非常冷靜的人,且是一位武者,那麼他肯定知道得罪我們的後果,昨晚也必然會阻攔那個年輕人。”

“但昨晚九弦在那個年輕人來之後做了什麼?”這一句話是問那些員工的。

有一個員工想了想道:“他就站在那個年輕人身邊,時不時還低語兩句,當時我就坐在家主那一桌,離得近所以看的清楚。”

天老冷哼一聲:“所以他們明知道得罪我們的後果,卻依舊抓了家主,就是擺明瞭不怕,他們又不是傻瓜,必然是有所依仗。”

海老皺著眉頭道:“這麼久了,兩大集團想調查我們必然已經調查清楚了,在明知道我們兩個的實力,他們還敢如此,依仗到底是什麼?兩大集團背後可冇有宗師。”

“而且抓了家主,到現在都沒有聯絡我們,為什麼會如此沉住氣?”

天老露出一副思索的模樣,片刻後混濁的雙眼閃過一抹精芒,先是揮了揮手讓客廳的崔氏集團的員工離開,然後才沉聲說道:

“前天在和平酒店九弦還一副示弱的模樣,昨晚態度卻突然改變。”

“這說明對方的依仗並不是一直都有,而是昨天晚上突然出現的。”

“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海老臉色陡然一變:“你是說官方的調查隊抵達天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