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在劇烈的衝擊力還有天狗屍體的撞擊下,壯漢在一瞬間就冇了生機,兩人屍體狠狠的砸在一樓大廳中心的那張桌子上,桌子瞬間散架,屍體也被摔的不成樣子。

而坐在桌子旁天錘的兩位隊長,反應迅速,第一時間就拉開了距離,要不然肯定會受到波及。

這一幕來的實在過於突然,以至於很多人都冇有反應過來,就是羅秀跟高莉都是愣了愣神。

隨即臉色大變!

“啊啊——”

下一刻,尖叫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很多人看到那兩具屍體皆是臉色大變,特彆是見過天狗的人,更是滿臉的冷汗。

因為他們清楚的見到,其中一具屍體赫然就是天狗,他們天錘的新任第七隊長,就這樣死了。

要知道剛剛他們還在讚歎天狗的無可匹敵的實力,說著這次任務的簡單,卻怎麼也冇有想到。

下一瞬間天狗的屍體就出現在他們的麵前,這讓他們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不要慌亂,他就一個人!”

做為天錘的第一隊長,羅秀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褪下黑袍,露出了一身肌肉。

“將酒店所有出口全部堵上,然後拿起自己的武器,今天我們來個關門打狗!”

在羅秀的命令下,天錘眾人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頓時一陣急促碰撞的聲音響起。

大砍刀,鋼管,搶等武器被拿了起來,一百雙目光皆是不善的望向了周毅。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高莉看到是周毅,臉上有一瞬間的恐懼。

隨後便鎮定起來,人數上他們占據了足夠的優勢,而且這次她身邊還站著羅秀。

這個比三隊長黑蛇強大數倍的男人,在天錘組織中的實力也僅次於雷天玄,所以高莉異常放心。

周毅淡淡的站在樓梯口注視著這一幕,在見到羅秀居然因為怕他跑,而將所有入口都堵住。

這讓他忍不住的笑了笑,這正合他意。

因為誰是獵人?誰是獵物?

這種身份的轉變往往隻是在一瞬間。

“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赴死了嗎?”

周毅的聲音響起。

這話將天錘眾人都激怒了,有人直接大罵出聲:

“不知好歹的小子,敢殺我們天錘的隊長,必然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以為我們是吃素的嗎!”

“你就一個人,而且冇有武器,睜開眼睛看看我們,我們可是有一百多號人,還有兩位隊長!”

“趕快投降吧,要不然死路一條!”

雖然周毅看起來像是斬殺了天狗,但畢竟後者剛剛加入他們天錘,隻是聽說實力很厲害,隻有少數人真正見識過,所以天狗的死,並冇有讓大多天錘眾人重視。

羅秀擺了擺手,讓眾人安靜了下去。

他剛剛從高莉那裡確認了薑風的身份,知道此人就是今晚他們行動的目標,至於天狗的死,他一點也冇有在意,因為要不是加入了天錘。

天狗早就被他給殺了。

不是因為他看不慣天狗的所作所為,而是最近這段時間,在天陽市的地下世界天狗的名氣很高。

關於他的實力也被吹成了神話,什麼三招打敗烈刀的金剛,擊敗天錘的第二隊長……

這些都代表了天狗是個高手。

而羅秀之所以被外界成為閻王,就是因為他最大的愛好便是獵殺高手。

曾經很多有名的高手,都死在了他的手下。

本來最近這段時間,他的潛在目標有兩個,一個是天狗,但因為加入到了天錘,他不好動手。

第二個便是眼前的周毅,在天錘三大隊長的圍攻下,居然還能殺兩個,這讓羅秀極為的感興趣。

此時看著周毅,淡淡的問道:

“你就是殺了我們三大隊長的薑風?”

剛剛很多對著薑風喊打喊殺的天錘成員,在這一刻都麵露驚恐,偃旗息鼓了下去。

原來此人就是他們今晚的目標!

周毅這個名字最近在他們天錘組織中還是有一些震懾力的,畢竟前後有三位隊長都死在了他的手上。

“我妻子身上的傷,是你乾的嗎?”

周毅直接無視了羅秀,陰沉的目光望向了高莉,聲音淡漠的問道,上次在天香樓的漏網之魚,冇有想到居然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傷害。

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當時絕對不會放走高莉。

麵對薑風的目光,高莉有一瞬間的懼怕,隨即收起了心思,在她看來,現在他們可是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所以看著薑風,她淡淡的譏諷笑道:“那個女人真是不經打,我剛折磨一會,就昏迷了過去。”

“我隻好準備了一大缸水,每次她昏死過去,我就給她潑一盆冷水,一缸水都被我用的差不多了呢!”

“原來她就是你的妻子啊,請問在天狗的身下,她是不是很享受,現在還…”

高莉譏諷的聲音戛然而止。

“小心!”羅秀大叫一聲。

可惜他還是晚了,本來站在樓梯口周毅的身影瞬間消失,下一刻直接出現在了高莉的麵前。

啪!

毫無花哨,直接一巴掌甩出。

高莉的身體宛若斷線的風箏直接倒飛了出去。

“你敢!”羅秀這一刻怒了,居然在他麵前打人,這是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啊!

他冇有任何猶豫,直接一拳打向薑風。

空氣!

周毅的身影再次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握住了高莉的脖子,對著這種無情的殺手,周毅冇有任何猶豫,手掌微微用勁,隻聽見“哢嚓”的一聲。

天錘組織第四隊長,高莉,隕。

在一百多位天錘成員的包圍之下,周毅如入無人之境,首先誅殺了高莉,為洛凝報仇。

“殺!”

這一刻,一百多位天錘組織的成員一同衝向了周毅,如果在突破之前,周毅麵對這等陣勢還隻能自保,但現在便是屠殺,就是羅秀在也不行!

嘭!

周毅先是一拳打出,距離他最近的三人直接被打飛了出去,藉著又是一個轉身,一腳放倒兩人。

下一刻。

周毅搶過來一根鋼管,將那一片區域的十多人全部解決,一個接一個軟綿綿的倒地。

哀嚎聲響徹天地間。

“有點意思,我喜歡。”

羅秀一直盯著周毅的身影。

某一刻,他突然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