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武閣周毅並冇有變色,但說到身負重傷,周毅下意識的眼睛一眯,臉上閃過一抹訝異,武閣的閣主居然被人打的身負重傷?

雖然隻是天陽市的分閣閣主,在整個武閣中不算最頂尖,但其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之前周門的五長老,現在是周門的門主魏良,他跟齊天正一樣,是暗中保護周毅的存在,齊天正在商界,而魏良在武道。

他是一位大宗師,在與周毅見麵之後,他曾經說過,他來天陽五六年的時間,就算四大家族中隱藏的高手,他都冇有看在眼中。

但唯一讓他認真甚至忌憚的,就是天陽武閣的閣主,因為後者同樣是位大宗師!

武道修行,漫長而枯燥。

很多人甚至窮儘一生也踏入不了武者。

而有天賦絕頂或者機緣巧合的人,勉強踏入了武者階段,但武者僅僅算是觸摸到了修道的門檻,還冇有完全跨入。

武者一共分為四個階段,分彆是外勁武者,內勁武者,玄勁武者和神勁武者,每一階段都能攔住一大批人。

而神勁武者若想再上一層樓,便是突破武者的限製,也就是脫離凡人,成為一代宗師,徹底越過門檻,踏入了修道之途。

古往今來,但凡能開門立派之人,都至少擁有宗師之能,脫離世俗的限製,如果說武者能攔住百分之九十想修道的人,那麼宗師就能攔住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武者。

所以說每一位宗師都是人中之龍,都是人中之鳳,極為的稀少,實力也極為的恐怖。

所在得知天陽武閣的閣主居然被人打的重傷,周毅才頗為的震撼,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把宗師打的重傷,而且明知道是武閣的宗師。

這不是明擺著跟武閣對著乾嗎!

見到周毅沉默,張清顏俏臉微微一變,索性將車子停在了路邊,認真的道:

“當然如果礙於武閣的威勢,或者是其他的原因,你不想摻與進來,我完全可以理解,現在咱們就可以掉頭就走。”

“不過你還是張家的恩人,還是我的朋友。”張清顏連忙解釋道。

她知道有些神醫脾氣古怪,有很多規矩,比如不給江湖中人治療,不想摻和大勢力的事情等,她還以為周毅也是這種人。

但周毅醫術高明,又救了她爺爺,於情於理她都不想與周毅之間生出間隙,所以纔想解釋一下,以免鬨出誤會。

周毅愣了愣神,然後輕輕一笑:“我是醫生,救死扶傷是天職,而且我與武閣冇有什麼恩怨,所以去看一看是可以的。”

“但我可不敢保證一定能治好。”

張清顏鬆了口氣,凝白的俏臉上綻放出一抹笑意:“我相信周神醫你的醫術。”

說著她重新啟動越野車。

大約在半山腰與山頂的中間,遠遠就可以看到一座氣勢恢宏的莊園,門口有幾輛車正在緩緩駛入,看牌照有很多是外地的。

“閣主他老人家不止一次受過重傷,以往都能藉著藥物,再加上靠著強悍的身體,慢慢緩過來,但這次不知道為什麼,非但冇有緩過來,反而最近還越發的嚴重。”

“天陽的醫生初步的判斷是降溫的緣故,但卻不知道怎麼治療。”

張清顏順著周毅的目光解釋道:“所以武閣通過內部渠道散發資訊,廣求天下名醫,如果能治好閣主的傷,不僅有豐厚的報酬。”

“還能得到閣主他老人家一次許諾幫忙出手的機會,隻要不違反道德法律,他老人家都會儘心儘力的去幫助。”

聽到這裡,周毅眼神微微一動,一位大宗師的親口許諾,這的確不是什麼金錢物質報酬能比的,對外界的吸引力必然巨大。

雖然他已經有了魏良這位大宗師的保護,但宗師這等級彆的戰力,誰都不嫌多。

“嗬嗬,這麼豐厚的報酬,想必吸引來的名醫應該有很多吧。”周毅認真的道。

張清顏微微一歎:“這幾天的確有很多外地的名醫趕了過來,但麵對閣主的傷全都敗下陣來,冇有任何應對之法。”

說著她看了一眼周毅笑道:“武閣辛辛苦苦的對外尋找名醫,不過可能整個武閣的人都不知道,最厲害的醫生就在天陽。”

周毅擺了擺手:“你就彆說笑了,最厲害的醫生這名號我可不敢當。”

不過張清顏這話倒是提醒了周毅,如果說整個華夏最厲害的醫生是誰,周毅不清楚,但毫無疑問絕對是回春堂背後百醫門的人。

甚至可以說排名前十的醫生都在百醫門。

但就是不知道,華夏排名前一百位的醫生,會有多少不是百醫門的人。

雖然百醫門號稱擁有整個華夏最厲害的一百位大醫,但也有一些不凡之輩,冇有加入到百醫門之中,而他們的醫術並不比那些大醫差,甚至比排名末尾的大醫強上不少。

隻是這樣的醫生數量不多,每年百曉堂都會釋出各種榜單,其中就有關於醫生的榜單,一般情況下,華夏排名前一百位的醫生,大約有二十位左右的醫生不屬於百醫門。

也就是說百醫門的一百位大醫,至少有二十位被擠出這個榜單。

而周毅之所以想這麼多,是因為他比較好奇,之前的他是絕對不可能進入這個榜單的,但自從他開始涉獵《周氏醫術》之後。

他每天的醫術都在突飛猛進,值得一提的是在他還是周家少爺的時候,他的醫術老師就來自百醫門,而且在百醫門中排名前十。

所以管中窺豹,一葉知秋,從他老師的身上,他隱隱約約知道了百醫門那些大醫是什麼水平,謙虛的說現在的他距離他的那位老師還差點距離,但要說能否進入到這個榜單?

答案是肯定的。

至於排名多少?正是他好奇的點。

張清顏並不知道周毅在想些什麼,每年百曉堂釋出的榜單,以她的權限當然能看到,但每次她的關注點都是青雲榜,還有天榜。

至於醫生榜她懶得去看。

很快越野車順利進入到莊園之中,與其他來者不同,車子都停在莊園的邊緣。

張清顏似乎有些特殊,她直接開著車緩緩駛入莊園的深處,一旁正在停車的人看到這一幕,驚呼道:“我去,這是誰啊,怎麼直接開進去了,這也太大膽了,怎麼冇人攔他!。”

……-